写作

异变术绽放的晚上 (同人文)

要活着 要停止思考

要祈望与恐惧相同的对象 要屈从于永恒不变的真理

 

你突然惊醒, 噩梦里的紧张感尚未停止,剧烈的情绪让你一阵恍惚。

“你又做噩梦了?”枕头边的眼镜里又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你把淡绿色的眼镜抓了起来,抖了抖,然后仔细盯着镜片上粉色与紫色头发少女的影像。

“喂……你不要再抖眼镜了。”女孩鼓起嘴对着你。

“……”某一刻,你感受到恶作剧的快乐。

“我是绑匪,所以我在欺负你, AI1313 chan。”

这话不假,你盗取了这幅眼镜,此刻离任务完成还差最后一步。

目标人工智能程序名为AI1313,天晓得任务里被描述的无所不能的男人为何要把智能系统的根源文件全部存在一副眼镜里。顺手,你还拿走了房间里全部的咖啡豆,把它们倒到了窗外的土地里。

等春天再度到来时,那里能长出很多咖啡树吧。

你走起了神,虽然见过管子里流出的咖啡,但是咖啡树应该长什么样子来着?

2549年,超量子芯片问世后,摩尔定律和储存极限就此突破,所有的智能系统都被编写为存储问题的存储器。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官方禁止了人工智能的开发。

已有的系统能回答所有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准备好了答案。那么人就不再需要想象,思考也不必存在了。

偶然出现的人工智能系统,不为时代所容,悬赏,盗取,销毁,镇压,有关部门用一切方法抹杀着这些存在。

所以,像是这样高自由度的人工智能,结局应该会被上层办公室销毁吧。你把眼镜放回床头,让镜片对着自己。

“你不害怕吗?”你趴在床上撑起头。

镜片里的女孩从一角推出了绿椅子,盘腿坐上去: “为什么要害怕挑战呢?这只是个有趣的实验而已,小可爱。”

少女看起来充满活力又自如,这让你感到微妙的安心。

“从没人叫我小可爱。我喜欢这个名字……”你自顾自想着。

“嗯哼,不用谢。”眼镜边传出回应。

恍惚间,好像有凉凉的手指轻扫了你的鼻尖。

你被吓得一激灵,爬起来又扫视了一眼周围。房间除你外,并无他人。

“哈哈,你太紧张了,小可爱,睡吧……”

少女的声音好像有种亲和感, 你听着她的话,像小动物一样趴回床上,困意逐渐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感觉脑袋被放在了谁的膝头,隐隐约约她俯下身来,发丝触及你的脸颊。手掌轻轻地抚摸你的额头,脸颊,划过脖颈,肩膀。虽然被她摸得发痒,但你任由梦境的动作,直到拉起你的一只手。

很久没有这样的温柔感了。

“嗷呜。”

“?”疼痛感来得突然,你瞬间清醒。

不可思议,是那位眼镜里的少女,她像是在亲吻你的手掌。在黑暗的房间里,红色的眼睛时不时睁开。

是进食,你真切地感受到她的牙齿深深埋入你的手心,几乎穿透。血液从那里滑出,顺着她的下巴流下,大部分滴在了她光滑的腿上,几滴在你的脸颊上。

你挣扎地想要翻身,但是她提前感知到了你的动作。一只手按在了你的额头上,紧紧把你按回在她的腿上: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她的手又划到你的脖子间,舌尖舔舐掉你手心聚起的血,“现在不行,小可爱。嗷呜。”

她抓紧了你的手腕,松口的瞬间又一次咬到更深的位置。

这不是单纯的人工智能系统,你突然理解了:是异变术,一个古老的吸血鬼民族。他们本身就有如陶土般重塑躯体,他们自身即是万物。她可以是代码,可以是智能系统,但究其本身,是此刻正在进食的兹密希。

吸血带来的恍惚感让你失去力气,吞咽时的小动静和你逐渐加重的呼吸声成为房间里最后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失去血液温度的你在迷离的情绪中感受到少女腿上的温暖,她轻抚擦掉了你流出的泪水,俯下身亲吻了你的额头。

“你是这个味道呀,迷迷糊糊的小可爱。不要低估人工智能哦。看在你只是拿走咖啡豆,没有动巧克力的份上,我当你是个好女孩吧。好好睡一觉吧。”

恍惚中,你感觉到她又一次亲吻了你手心的咬痕,泪水和眩晕模糊了你的视线。

 

 

By Lyskevir